国企领导混同私企老板——广西新华书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李小勇违纪案剖析

2016-08-08 16:24作者:来源:(摘编自《党风廉政教材》)浏览:821字体:T T打印文章收藏

1972年出生的李小勇,2013年4月至案发任广西新华书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是少有的年轻“厅官”,可以说是前途无量。然而,权力是一把双刃剑,当走上领导岗位,手中拥有权力以后,李小勇渐渐迷失了“三观”,年薪不菲的国企老总,本不缺钱的他却迷上了权钱交易的“游戏”,只是,在这一场游戏中他输了个精光。

判决结果:2016年5月19日,广西新华书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副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李小勇,被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五十万元。而此前,2015年9月,李小勇被开除党籍、公职。

犯罪事实:2009年以来,被告人李小勇利用其担任广西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社长的职务之便,先后为图书发行商李某投资的某项目入选广西教育厅中小学免费教辅采购目录,以及成立并入股广西某教育图书有限公司提供帮助,于2011年至2014年期间共9次收受李某贿赂款共计675万元人民币。

1、案件透视

2015年7月23日上午9时,注定成为广西新华书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李小勇生命中最刻骨铭心的时刻。当自治区纪委纪律审查人员用刚毅有力的声音宣布他即日起接受纪律审查的决定后,李小勇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

半年来,随着和李小勇相关的涉案人员一一接受组织调查以后,外界关于李小勇即将落马的传闻是日甚一日。李小勇在诚惶诚恐中度过了他43岁人生经历中最为煎熬的时光。在此期间,他因为害怕在母亲病榻前被带走而一直不敢尽孝,疼爱他的母亲在对他的担忧中去世,他都未见上一面;女儿在参加中考之际,他也没能在身边鼓励和陪伴。平时一呼百应、随叫随到的“朋友们”,更是如约好了一般,都忽然间“销声匿迹”没有了联系。困扰他多年的体重在这个时候反倒自动减了下来。李小勇明显消瘦了。

李小勇深知,在这半年来,他像一个拙劣的戏子一样演着丑陋无比的闹剧。在单位,装作若无其事,一切如常;在外面,装作轻松自若,与己无关。然而回到家,他就会一个人一言不发呆坐在那里,常常彻夜难眠。他常常问自己:这难道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这样的生活和坐牢有什么区别?他也想过向组织主动交代问题,但侥幸心理又让他用各种借口否定自己的决定。

这一天还是来了。李小勇烦乱已久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被纪委审查人员簇拥着走出书店办公大楼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根本无颜面对同事们诧异的目光。他忽然意识到,从此刻起,自由将离他远去,曾经工作过的这个地方以及这里的一切都将与他毫无关系了。

李小勇在判决书上签字

2、党性缺失,追求奢靡享乐混同“老板”

李小勇出生在革命老区陕北一个平凡的教师家庭,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在革命圣地延安完成了自己的大学教育。他也曾经热血沸腾地对未来充满追求,曾为了工作离开妻女远赴北京奋斗了六年,连父亲去世的时候他都因为在外地工作而无法赶回家见老人最后一面。组织上也给了他无数的关怀和机遇,成长道路的顺利让绝大多数同龄人羡慕。

2001年到2009年,李小勇的工作非常顺利。在广西接力出版社工作期间,分管的营销工作业绩显著,在业内有口皆碑。年仅35岁,李小勇就担任了广西教育出版社的负责人,而且在较短的时间内,让教育社经营业绩有了快速的增长,员工收入也跳跃式增长。那时候的李小勇,深得员工拥护。然而,就如《中国纪检监察报》指出的,有些干部的素质不是随着职务提升而提高,反而会降低,甚至低得让人感到可怕。李小勇就是在这个时候渐渐发生了改变。

在当上企业负责人以后,李小勇放松了自律。他遗忘了自己在企业领导的身份前,首先是一名党员。他有意或无意间淡漠了党的观念,弱化了党的领导,希望从严治党在企业能放宽标准,把自己等同于私企、外企老板。他开始追求物质享受,喜欢“新、奇、贵”,着迷“名、特、优”,用手机喜欢用最新、最好的,计算机要用又快又轻的,衣服要买名牌的,鞋子要穿高端的……年轻时一心“干干净净”做人做事的理念被膨胀的物欲扫得荡然无存。李小勇在公开场合经常会说“党纪国法大于天”,但他内心却觉得党纪离自己太远。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已经两年多了,但他对中央要求视若无睹,依旧追求享乐、奢靡;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走了过场,依然我行我素,把自己当作了例外。看着李小勇的沉痛教训,就不难理解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持续不断开展学习教育的目的,从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到“三严三实”专题教育,再到今年的“两学一做”,正是党对领导干部的关怀爱护,就是要将领导干部作为政治家培养。领导干部学习一放松,不仅能力打折扣,对自己的要求也会逐步降低。李小勇,这么一个曾经对未来充满追求、对丑恶充满厌恶的年轻人,一个有着大好前途的国企负责人,就是放松了学习,没有切实改造自己的世界观,正确认识手中的权力,才没能抵挡住追逐金钱的欲望,走上了违纪违规的道路,从官场“明星”沦落为“丑角”,还真是经历了“逆成长轨迹”。

3、心理失衡,“能人”滑向违纪违规深渊

早已遗忘初衷的李小勇,开始过多地计较个人的得失。凡事喜欢和别人比,遇事喜欢和别人争。看着身边的同事收入高觉得不服气,觉得别人贡献比自己差得远。看到民营书商用一些简单的市场操作挣大钱心中很不快,认为换成自己来做会做得更好,赚得更多。但要他放弃眼前的工作,放弃组织上给予的事业平台又心有不甘。就这样,“既想当官,又想发财”,“既想事业,又想享受”,李小勇左右摇摆。

党的观念淡漠,导致李小勇把自己混同于“老板”,爱比阔气,行事风格与党的理想信念宗旨风马牛不相及。他更是颠倒了个人和组织的关系,认为成绩都是自己干出来的,忘记了首先是组织给的机遇和信任。不难想象,党的领导干部离开了信念和忠诚,离开了纪律和监督,必然要出大问题!

最终,李小勇思想的天平滑到了“私利”的一端。这个时候,民营书商李某的出现,正好成为了李小勇踩上纪律高压线的助推器。

虽然党的十八大以后看着“老虎苍蝇”纷纷落马,李小勇感觉到紧张害怕,却又认为党的监督不会普照到阴暗角落,还侥幸地认为自己没有染指有风险、高关注度的领域,完全可以瞒天过海,天衣无缝。殊不知,党的十八大以来“老虎”“苍蝇”的折戟沉沙,大多与不良的“政商关系”有关。2009年,李某为了和广西教育出版社合作经营《课堂作业》项目,找到时任教育社社长李小勇帮忙。李某说:“由我负责《课堂作业》的编写和将《课堂作业》列入《广西义务教育阶段农村中小学免费提供国家课程辅助资源目录》,教育社负责出版。等项目达成实施且收回投资成本后,我把所得利润的一半分给你。”李小勇想了想,同意了。

同年5月,李小勇主持召开教育社社务会,提出引入民营企业共同经营《课堂作业》项目,获得通过。

2010年4月,李某找到与其合作的广西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南宁分公司和教育社签订了《合作协议书》,双方约定《课堂作业》项目由教育社负责出版,该公司协助做好编写人员的组织、写稿、送审、修订等工作,教育社支付该公司项目运作费用。

2011年至2015年2月,教育社共计支付给该公司项目运作费17笔,金额2863.731131万元。李某与该公司在扣除成本费用后,再按照李某占45%,该公司占55%的比例进行分配。2011年至2014年10月,该公司通过转账到李某指定账户的方式支付给李某利润分配款,共计支付给李某利润分配款13笔,金额877.5209万元。

一念错,步步错。

2009年底,觉得李小勇好说话的李某再次找上门来,与李小勇及时任教育社副社长刘某,表示希望能够利用自己的发行渠道和教育社合作组建新的公司经营教育产品,分享广西教辅市场。

这是个更大的诱惑。

内心欲望不断膨胀,让李小勇起了“捞一把”的念头。很快,三人商定,新公司成立后在收回投资资金的前提下,李某所得利润与李小勇、刘某二人平分,即每人从李某的利润中各分得三分之一。

2010年3月17日,教育社和李某共同注册成立了广西琅文教育图书有限公司,教育社占股51%,李某占股39%,广西出版传媒集团占股10%。2010年7月开始,琅文公司股东及股比有所变更,教育社占股23%,李某占股28%。2011年至2014年,琅文公司共计转给李某税后分红款8笔,金额1268.120727万元。

2011年至2014年,李某为了感谢李小勇同意其参加经营《课堂作业》项目和参股琅文公司,先后9次送给李小勇现金共计675万元,最低一笔是50万元,最高有三笔都是100万元。李小勇都一一笑纳了。

4、妨碍审查,帮助“合作伙伴”仓皇出逃

2015年1月29日,新华集团董事长黄健被自治区纪委纪律审查人员带走接受纪律审查。尽管黄健与李小勇之间并无工作以外的“关联”,但心虚的李小勇还是慌了。

李小勇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立即给“合作伙伴”李某打电话,并约好晚上见面。

当晚,李小勇和李某做出了让李某出去躲一躲的决定。由于担心李某的车容易被发现,李小勇提议:“我有一辆登记在他人名下的车辆,可以提供给你使用。”之后便将一辆丰田越野车和5张不记名电话卡交给了李某。

李某驾驶该车先后到了贵阳、重庆、西安、凤凰、长沙等地躲避调查。其间,李某一直使用李小勇提供的无记名电话卡与李小勇保持联系,李小勇也通过电话告诉李某自治区纪委在新华集团开展调查的一些情况。潜逃在外的感觉很不好受。李某觉得躲了半个月了,应该也没事儿了,抱着侥幸心理驱车回南宁。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2015年2月15日,他刚刚回到南宁即被公安机关抓获。为李某躲避调查提供车辆和电话卡的李小勇,因为干扰、妨碍组织审查,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巨额贿赂,为他人谋取利益,接受自治区纪委纪律审查。

2015年9月,李小勇被开除党籍、公职。2016年5月,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李小勇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坚持党的领导不能搞特殊,管党治党也不分行业。全面从严治党,国有企业必须置身其中,同样要用纪律和规矩这把尺子去衡量,一寸不让。要唤醒国企党员领导干部的党章党规党纪意识,同样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一把尺子量到底。国有企业负责人习惯被称作“董事长”,忘记了自己作为“书记”的称呼,这是国企党建弱化的表现,也是领导干部党性意识弱化的体现。这些现象,暴露了国企存在的问题,也警醒国有企业党组织建设刻不容缓。国企负责人不仅是企业的管理者,更是企业党组织的负责人。既然是党任命的干部,首先就要旗帜鲜明地坚持党的领导,贯彻中央的精神,这是基本原则、基本常识。如果只要待遇、享乐不减,忘记责任、不讲担当,那就不是党的干部。国有企业的反腐倡廉,既要治“标”,更要治“本”。这个“治本”就是“治权”,重在分好权、用好权、控好权上制定制度,真正“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5、国企领导不洁身自好,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李小勇忏悔录

李小勇流下了后悔的泪水

我叫李小勇,原任广西新华书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因为理想信念缺失,利用自己担任国有文化企业负责人的职务之便,为民营书商李某谋取个人利益提供了支持和帮助,先后收受李某给予的好处费675万元,走上了违法犯罪的可耻道路。

在接受调查的这段时间,我在交待自己问题的过程中也回忆着自己的成长之路,回味着自己曾经的奋斗,回想着自己一步步走上犯罪道路的过程,痛彻心扉,不能自已。

我出生在革命老区陕北的一个平凡的教师家庭,从小受着良好的教育,在革命圣地延安完成了自己的大学学业。参加工作以来,我也曾为了工作抛妻别女远赴北京工作六年,也曾热血沸腾全身心投入工作。我仅做了力所能及的应有工作,组织上给了我无数关爱和机会,成长经历之顺让无数同龄人艳羡。就是这样一个有着大好前程的年轻人,却没有抵挡住金钱的诱惑,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犯罪的)原因何在,(我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放弃了对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等基本信念的改造和学习。成为单位主要负责人后,做了一些工作,得到了群众的认可,自我感觉自己成绩越来越大,贡献越来越多,能耐越来越高。这段时间,人生观、价值观在不断变化,思想也在不断碰撞,“既想当官,又想发财”,“既想事业,又想享受”。在这关键时刻放弃了对品行意志的锤炼,思想的天平滑到了私利一边,所谓“义感君子,利动小人”,一个人一旦见利忘义,腐败就成了时间问题,成了必然。民营书商李某用并不精彩的说辞,并不出众的伎俩,并不特别的手段冲垮了我的道德防线,用巨大的利益把我推到了犯罪的彼岸。

二、律己不严,欲望膨胀,底线失守。当了主要领导以后,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把严于律己放在脑后,看着民营书商用并不高明的手段赚着大钱,自己心中也慢慢激起了攫取财富的欲望。我开始越来越迷恋好的生活,开始喜欢新、奇、贵,开始迷恋名、特、优,手机用最新、最好的,电脑要买最薄、最轻的,衣服要品牌的,生活要高端的,房子要买大的,车子要开好的……欲望之多,愧以言表。于是,从不严于律己到贪图物欲享受到走上受贿的犯罪道路,完成了从精神退化到行动蜕变的可耻过程。

三、对党纪国法敬畏不足,对逃避监管心存侥幸。常说党纪国法大于天,但总觉离自己很远。总感觉法纪的阳光不可能普照每一个角落。想着在组织注意的地方就小心谨慎,在群众关注不到的地方就瞒天过海。又相信民营书店老板李某对我的“情义”和出事以后承担责任的“仗义”,还有他把行贿痕迹处理干净的“能力”,于是在侥幸心理的壮胆下收了不该收的钱,做了不该做的事,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现在越想越好笑,民营老板和你顶多就是做了一笔交易,何来的情义和仗义?所谓“手莫伸,伸手必被抓”,于是落得了今天的下场。

四、弥漫在行业中的不正之风也起了重要的作用。在努力分析主观世界对我走向犯罪的影响后,不的(得)不说,客观环境对我走上犯罪道路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刚到教育出版社从事教育图书的出版发行工作,我迅速被充斥在行业内的不正之风所震惊。长期以来,众多教育局长、校长、书店经理在教辅图书的发行中攫取着个人利益,商业回扣弥漫在整个教辅发行的各个角落。看到这么多人参与其中,出事不多,法不责众的心理使我走向了随波逐流的道路,并且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在失去自由的日子里,我痛定思痛,痛上加痛。我对不起组织的培养,对不起同事的信任,对不起自己的亲人和家庭。我深深地感受到,钱财乃身外之物,和自由的生活、幸福的家庭、浓浓的亲情比一文不值。但大错已铸成,我只能面对。我唯有坦白自己所犯的罪行,积极退回全部赃款,才能争取从宽的机会,才能以赎罪过,早日回归家庭和社会。

今天在这里,我泣血忏悔,希望能通过忏悔稍稍洗涤我污浊的灵魂。我也想通过我血的教训,告诫手握经济大权的国企负责人们,洁身自好,否则,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相关信息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